专访雅芳前C直销系统EO钟彬娴:告别商业 继续前行
 

撰稿记者 章伟升

享誉华人世界的美国女企业家钟彬娴,在卸任雅芳董事长几年后,2014年担任格莱珉美国CEO,开始为社会企业的发展发力。

1999年,国际直销巨头雅芳正陷在一片泥潭中—业绩连续急剧下滑,股价拦腰跌去一半, CEO查尔斯·佩林引咎辞职。

这一年,钟彬娴接替佩林,出任雅芳的首席执行官。

雅芳临危换帅,让钟彬娴上任伊始就受到各方的猜疑和关注,不仅因为她是雅芳百年历史上首位华裔女性CEO,更在于她必须要把业务遍及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、拥有几万名销售员的公司带出危机。

钟彬娴的“新政”核心是开源节流:大幅缩减产品种类和供应商数量、商品仓储流程自动化,一年节约成本近4亿美元;拓展专卖店、零售店等销售渠道;开发中国、中欧等新兴市场……不到两年,雅芳的市值飙升70%,被《财富》杂志评选为“最受尊敬的公司”之一,并连续三年入选《商业周刊》“全球最具价值的百强品牌”。

2003年,雅芳的年销售已经达到67亿美元。这代表雅芳成功摆脱了危机,还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功。是年,钟彬娴到访中国,在清华大学发表公开演讲时,她用“惊险刺激”“过山车”等词形容上任四年的心路历程。彼时,钟彬娴已经同时兼任雅芳的CEO和董事长。

“我刚成为CEO的时候,从未想到过会有这么大的幸运和挑战,以及它们会给我的生活带来如此大的变化。我不知道作为领导这家公司的第一位女性,意味着怎样的特殊性和责任;或者是作为当今为数不多的女性CEO,怎样为我的华裔文化背景取得平衡、并时刻处于被审视之中;或者是在前所未有的环境下担任这一职位所肩负的责任;还有,在今天这个每时每刻都在变动中的世界里,做一名优秀的商业领袖所代表的意义。”

实际上,钟彬娴刚刚升任CEO的时候,一个著名的美国记者问钟彬娴的父亲,是否早就知道女儿会在商界获得成功,钟父答:“正相反,我一直教育她成为一个孝顺的女儿,我担心这会让她无法适应充满攻击性、残酷无情的美国CEO圈子。”

为此,钟父还特意写了一封信给女儿:“记住,远离傲慢和自吹自擂;保持礼节、容忍、理解和对别人的同情心,还有最重要的,要化解你的怒气和悲痛,不是压抑它们,而是把它们转变成有帮助的、正面的情感。在虚伪的年代和环境中,你有一个珍贵的中国文化传统,我们为能把它传递给你而骄傲……”

父母对杰出领导力的定义影响了钟彬娴,使她敢于将攻击性重新定义为决断性,但希望永不具有伤害性,来确保自己做出强硬又不失公正的决定,始终善待别人……提醒自己既要具有中国传统所鼓励的谦卑和感性,同时,也要保持商界环境所要求的外显的自信和勇气。

事实表明,钟彬娴在“美国CEO圈子”里活得很好,她用一个商业奇迹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和果敢,她甚至能在15分钟内批准一份详细的数百万美元的广告宣传计划书。

凭借雅芳连年飙升的业绩,钟彬娴登上了《时代》杂志“全球25位最有影响力商界领袖”榜单,还成为首位入选《财富》杂志“全球最有影响力的50位商界女性”排行榜的华裔,并且连续六年入选。

打破企业的百年传统

钟彬娴把她的梦想也融进了对雅芳的改革中,她希望帮助全球的女性改变生活。2011年,雅芳成立125周年时,钟彬娴将自己的长期奖金扣除所得税后全部捐赠给雅芳妇女基金会,用于改善妇女的生活和工作环境,比如致力于防治乳腺癌和解决家庭暴力等工作。

在钟彬娴执掌雅芳之前,这家号称“比女人更懂女人”的化妆品公司,是个十足的男人的天下。1994年加入雅芳的钟彬娴回忆,当时,公司的领导层几乎全是男性,高管层没有女性,中层管理人员中女性寥寥。

“这是一个客户和销售人员几乎100%是女性的公司,但有能力的女性偏偏无法上升到高位。这不仅不公平,也是一个很糟糕的决策。”钟彬娴说,1975年到1985年间,美国新增女性劳动力超过1250万,这些职业妇女需要新的服务。“但是,那时雅芳的领导团队全部由男性组成。我们计划市场战略时听不到女性的声音,结果便是在美国市场上的销售情况受到冲击。”

钟彬娴很快让雅芳学会了改变。

2003年,她在清华演讲时说:“今天,男性和女性在雅芳享有同等的机会。”当时,雅芳的11位董事会成员中有6位是女性,雅芳在全球的管理层几乎一半是女性。此外,雅芳设立了特殊的项目—培养下一代女性职员,以备她们将来成为全球各个市场的总经理。“我感到同样兴奋的是,雅芳在中国培养下一代女性领导者的成果。这里有78%的成员是女性,女性更在经理和主管队伍里占75%,在最高层的管理人员中占30%。”完成这么大规模的改革,钟彬娴只用了四年。

她的“轴”,从小时候为了得到一盒画笔便可见一斑。

四年级时,钟彬娴看上一盒120色的画笔。父母与她达成了协议:如果考试全部得A,就给她买一套。此后,钟彬娴业余时间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复习功课,放弃了几乎一整年的派对和钟爱的网球比赛。年底,她如约交出了全A的成绩单,也如约得到了那套120色的画笔。

告别商业领域

钟彬娴拯救了百年雅芳,可最终,她还是重蹈前任的覆辙,在残酷的商业环境中败下阵来。

2008年,一位员工致信钟彬娴,声称雅芳中国在政府官员的出游上有不当支出。随即,雅芳对外公告,因雅芳中国涉嫌商业贿赂,已对其展开内部调查,美国政府部门也展开反贿赂调查。这场调查旷日持久,波及面甚广,耗资数亿美元,这给钟彬娴造成了巨大的压力,她不得不通过一次次的业务重组来消化成本压力,如出售日本子公司及精简业务架构等。之后,雅芳中国又接二连三受到涉嫌传销、经销商大面积退货等事件重挫。

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还没有从海外贿赂丑闻中缓过神来,2011年,雅芳又因涉嫌向分析师不当披露市场敏感信息,再遭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调查。错综复杂的原因致使雅芳业绩遭遇滑铁卢,钟彬娴成了这一切的“买单者”。

2011年年底至2012年年初,短短几个月,钟彬娴先后从CEO和董事长的职位上离开,以并不华丽的方式作别供职近20年的雅芳。

海外行贿案直到2014年年底才尘埃落定:雅芳最终确认在华行贿上千万元,并同意支付约8.3亿元就相关民事和刑事指控达成和解。

那时,钟彬娴已经远离商业江湖,成为一家致力于为穷人提供小额信贷的社会企业—格莱珉银行在美国的负责人。该银行由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穆罕默德·尤努斯创立于孟加拉,自2008年以来,已为超过2.3万名妇女提供了超过2亿美元的小额贷款。钟彬娴表示,格莱珉银行小额贷款违约率几乎为零,一些雅芳低收入妇女销售代表也从该银行获得小额贷款。

钟彬娴仍然在继续她的梦想—帮助女性改变生活。

“我想为商界人士树立一个榜样。”她对记者表示,作为一个营利性公司的CEO进入社会企业领域,她希望能带起一股潮流。“有些时候,NGO的从业人员没有足够的商业经验来创造可复制的影响力。所以,我试着用我的商业经验来解决社会问题,比如贫困。”在雅芳近20年的工作经历,钟彬娴看到妇女身上强烈的企业家精神,“她们非常强大。”

在雅芳,钟彬娴年薪百万,同时还是通用和苹果的董事。在格莱珉美国,她不会获得薪水,即便如此,钟彬娴仍将它视作未来长期的事业,她为很多公益机构捐过善款,但格莱珉美国是她第一个全职投入的公益机构。“我面前有两条路,一是获得更多利益、挣更多的钱;二是投身社会事务,把我学到的经验用来帮助更多人。我想通过格莱珉项目,不断提高对贫困人群的帮助,并摸索出有效模式来解决贫困问题,从商业领域的领导者转变为社会事务领域的领导者,我认为这才是我未来正确的路。”

游说美国社会信任社会企业

她要用数十年积攒下的商业经验和高端人脉,帮助美国贫困人群,尤其是贫困妇女成为企业家。“人们认为,贫困问题只属于发展中国家。但实际上,美国的贫困和贫富差距问题非常严重。美国是世界国家的榜样,我们不能容忍它存在这些问题。美国的银行和政府,解决这些问题的行动不够迅速。我认为格莱珉能在其中发挥作用,这是实践者的解决方案。”

据钟彬娴介绍,格莱珉美国始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—近几十年来信贷最糟糕的时期。她说,在美国,信贷原本就只针对有钱人,金融危机之后,申请信贷便越发困难,尤其是对妇女而言。“相比美国其他的小额信贷组织,我们过去七年为贫穷妇女创造了更多工作、更多收入以及更多的经济机会。今天,我们在美国的11个城市对抗贫困。我们的使命是为妇女、企业家提供小额贷款,搭建信贷服务,帮助改变她们的生活和团体。”

钟彬娴告诉记者,格莱珉美国近两年的发展非常迅速,提供贷款的额度在2015年将超过3亿美元。“在美国,小额贷款很重要,这是真正能影响穷人并改变贫穷的方法。比起提供多少贷款,有多少会员,我们更关注的是格莱珉的小额信贷经济对社会的影响力。”钟彬娴还表示,她和尤努斯一样,想把改变贫困的方法,带到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。“美国有四千五百万贫困人口,我们希望能够帮助其中的两百万,这是一个远大的目标。”

这个目标,足够大,更足够远。

目前,格莱珉美国只有1.5万名会员。更大的挑战在于,格莱珉银行和社会企业还未被更多人理解和信任。“我们机构的成员和资金需求都在不断增加,在这个过程中,培训非常重要。通过培训让贫困人群了解格莱珉,了解小额贷款,了解我们的信贷纪律,了解我们的发展模式。”


所以,目前钟彬娴的一项核心工作是游说,向政府、政策制定者和金融机构解释、阐述社会企业的模式和理念,她自称是社会企业在美国的倡导者、游说者。“社会企业是解决贫困问题的途径。希望有一天,我们的工作真正起到对社会产生深远影响力和效果。”